先锋影音男人av资源_青青草av视频在线观看_av一个色综合_av天堂网2014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:inbsf.com
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

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十一卷:第五章 尔虞我诈

时间:2018-04-20 「哇!法雷尔将军,你因何弄得如此重伤啊?现在又不是战时,你怎么伤成了这个样子?」
  「虽然不是战时,不过萨拉城里可是住着敌人吶,昨天我回去的路上,突然有一百多人从暗巷窜出……」
  「一、一百多个?」
  「是啊,我一个人打一百多个,儘管我自负武功高强,心地又善良,但魔导师到底不是好惹的,打到最后,就变成了这个样子。」
  「我没有听错吧?您刚才说……魔导师?」
  「什么?我说魔导师了吗?没有,我怎么可能这样说?您一定是听错了。」
  不算高明的暗示,再配合我满身绷带的重伤造型,还有涂在绷带上头的红色颜料,几下子功夫,我昨晚被暴徒袭击的消息,就迅速传遍会场。儘管我抵达会场之后,就在位子上安静坐下,不再与任何人说话,但几十个与会国族的代表,都私下议论纷纷,矛头自然也指向伊斯塔。
  公开上的说法,我只是被暴徒袭击,并非涉及阴谋事件,我没有半句话提到伊斯塔,也没有人谴责伊斯塔做得不对,可是那种千夫所指、全场视线集中的感觉,想必是不太好受的。
  主持会议的莱恩,先表示对我的慰问之意,接着就继续前几天僵持的会议交涉。
  与会的使者群,包括大地之上数十个国、族、部落,但真正说有能力左右会议动向的,仍只有五个国家:金雀花联邦、伊斯塔、阿理布达、索蓝西亚、罗赛塔。
  金雀花联邦与我国,都是人类国家,彼此的文化类似,思想差不多,宗教信仰上又同样受慈航静殿影响,在国际事务上,长年都是像一对老大哥与小弟,处于同一立场。
  伊斯塔这个沙漠之国,儘管也是人类国家,可是宗教与文化的起始点,却是与我们背道而驰,相互看不对眼,再加上领土纠纷,理所当然地变成了死对头。
  索蓝西亚,由各种精灵组成,高傲又冷漠的个性,对其余的各种族都看不顺眼。他们的宗教信仰,是崇拜自然事物、元素的拜物倾向,虽然与我们拜的神明不同,但也算是崇拜美好与光明的一面,原本是没理由与伊斯塔联合的,可是,「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」的原则,不管是哪各种族都很适用。
  由于阿里布达採取和金雀花联邦友好的国策,藉以压制位于两国之间的索蓝西亚。这群精灵们在连续几次吃了人类的闷亏后,即使脸还抬得高高的,维持可笑的尊严,不过却暗中寻求盟友,最后就与相互看不顺眼的伊斯塔,结成了一个毫无默契、道义可言的同盟。
  如果说,精灵们与巫师群的利益结合,是一场闹剧,那么以看好戏的心情,冷冷旁观这一切,却不想被牵涉的,就是矮人之国罗赛塔了。
  既不是伊斯塔那样的沙漠,也不是南蛮兽人所居住的原始森林,罗赛塔的地形由高原所构成,野草青青,气候变化莫测,空气却非常稀薄,在那一望无际的辽阔上,住着罗赛塔不足十分之二的人民,其余的十分之八,全部都住在地表之下的无数坑道里,是名符其实的穴居之民。
  罗赛塔的矮人们,对人类与精灵都没有好感,不过也没有什么特殊仇恨。粗犷热情的他们,与索蓝西亚的高傲住民相互看不起,可是对于人类的狡猾多诈,他们同样是深具戒心,勉强说来,或许南蛮的兽人可以与他们谈得来,只要兽人们忘记自己此行烧杀姦淫的目的……
  过去国际上的外交事件,金雀花联邦与我们站一边,伊斯塔和索蓝西亚连成一气,爱看闹剧的罗赛塔照例是笑得很开心。这样相互对峙坚持一段时间后,金雀花联邦会拉拢到罗赛塔,或是与伊斯塔、索蓝西亚其中之一达成利益交换,然后解决问题。
  通常是伊斯塔好说话,因为这群人讲究损人利己,只要给他们足够的利益,他们立刻就会出卖前一分钟的盟友。不过,连续被卖了几次之后,骄傲的精灵们也懂得放软身段,好比前两年的几桩事件,索蓝西亚抢先与金雀花联邦妥协,倒打伊斯塔一记。所谓「毫无默契、道义基础的耻辱同盟」,并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  这次也是如此,当伊斯塔与金雀花联邦展开争辩,各种檯面下的交易暗盘,随之展开。事关军务大计,一言兴邦、一言丧国,索蓝西亚与罗赛塔私底下都是狮子大开口,管他黑龙会怎么样,先把好处捞到再说。
  莱恩也不能满口答应。茅延安向我分析过,莱恩马上就要卸任了,继任的大总统未必会赞同他,如果开出去的暗盘条件太过优厚,说不定就要被继任者弹劾纠举,作为政绩。
  估计会有一段时间,几个大国试探彼此的交易底限,谋取会议中间的最大利益,在这之前除非有特殊变化,会议不会有进展了。
  索蓝西亚的精灵们,不但下巴抬得高高,胃口也不小,私下提出一个要求,就是要接暂住在阿理布达的精灵名匠回国,作为支持条件。
  他们口中的精灵名匠、同胞,就是织芝。自从织芝在萨拉陆续推出作品,声名雀起,隐然成为新一代的锻造名匠后,她有精灵血统的事,也广为人知,甚至传到索蓝西亚去。索蓝西亚的精灵们,等于是找到一个再正当也不过的好理由,去争取一个优秀匠师回国。
  他们多一个,我们就少一个,这种事情关乎国家军力消长,哪是随便可以答应的?更何况索蓝西亚的使者大概想不到,冷翎兰一听见他们的要求,立刻变脸送客,把这些骄傲的精灵们请出府去,拒绝交谈。
  当初安排织芝依附于冷翎兰身边,这点果然是对的,若非如此,她一个毫无背景、徒具才能的少女,早就被丑陋的权力黑幕给吞噬掉了。
  这些消息,都是茅延安从莱恩那边得知,再把趁着开会时间告诉我,于此同时,娜西莎丝与莱恩的讨论,也正进入白热化。
  娜西莎丝认为,组成一个国际联盟确实有其必要,但不到半年之后,莱恩便告卸任,届时金雀花联邦立场如何,谁都无法保证,所以不应该由金雀花联盟取得主位。
  没想到,莱恩首先表示同意,说自己无法保证下一任总统的政治倾向,所以主导联盟的不该是金雀花联邦。
  当莱恩这么说的时候,娜西莎丝显得有些惊愣,好像猜不透为何对方如此帮自己的忙,但眼中马上就闪过恍然、懊悔之色,正好对应着莱恩的下半截话。
  「可是,金雀花联邦会换总统,光之神宫却不会换掌门,所以我主张应该由光之神宫来主导这次的联盟。金雀花联邦不会做出与光之神宫相违逆的决策,我这次的出访,也是得到心禅掌门的支持,只要有了决定,光之神宫与金雀花联邦会确保会议成果的延续。」
  金雀花联邦与光之神宫的关係,根本是一体两面的双胞胎,莱恩这样是以退为进,放弃金雀花联邦的表面利益,以光之神宫为名目来争取。
  光之神宫的影响力是跨国际、跨种族的,即使是信奉着不同神明的索蓝西亚、偏远的罗赛塔,在历史上也不只一次受过光之神宫的恩惠。亮出光之神宫的名目来,等于是扛起一块不能亵渎的神主牌,娜西莎丝纵然心中不忿,言语上也得小心几分。
  不过,虽然看似取得共识上的优势,但这只是檯面上的事,在檯面下的暗盘交易结束之前,相信不会有什么进展。只是,莱恩确实是利用种种形势,一步一步把对手迫到想要的方位去,进展不快,但相信不久之后,能够到达目的地。
  但我没想到的是,娜西莎丝居然在这时候,主动找起我的毛病来,作为对我方的反攻。
  「能够让大地之上所有国族同仇敌忾,这点确实使我非常感动,但我却怀疑阿里布达在暗中进行某些令人不安的图谋。」
  能让伊斯塔人不安?那我还真是佩服自己的伟大了,但娜西莎丝接着说,自从进入萨拉城起,他们就感觉不对,后来更发现有一名大巫师隐藏在萨拉城内。
  世所共知,阿里布达并没有研发黑魔法,如果这名大巫师不是伊斯塔人,那么,最合理的推论就是……
  「我们怀疑阿里布达……或是阿里布达中的某些人,正秘密与黑龙会勾结,意图做着不轨的行为。」
  此言一出,众皆哗然,只有我一个人头皮发麻,暗暗叫苦,猜到娜西莎丝接下来会说些什么。
  果然,当人们纷纷问起那名巫师身在何处,娜西莎丝表示,伊斯塔的巫师追蹤了此人几日,最后终于有所发现。
  「其实连我自己都不愿相信,这名黑龙会的大巫师,居然是藏在威名显赫的法雷尔伯爵府中。」
  娜西莎丝的这一轮指控,真是阴狠毒辣,兼而有之,被她这一下倒果为因,我险些呆在当场,幸好我很快就回复过来,起身反唇相讥。
  「真的有这种事,你一进萨拉城怎么不说?现在信口雌黄,要说什么都成了,你硬要诬赖说我家藏着黑龙会的大巫师,怎么不说黑龙王现在就在我家洗碗帮佣?」
  与娜西莎丝刚才说话完全相反的效果,在我这一句之后,全场陷入一片哄堂大笑,喜感特别丰富的罗赛塔使臣,还扯着长长的鬍子,在大笑中把肥胖的身躯摔下椅子。
  娜西莎丝始终是外国人,发生这种事,最重要的,就是要看自己人的态度。
  倘若指控的是莱恩,我可能马上就被国王陛下当场缉拿;不过换做是娜西莎丝,国王陛下就表现了难得的强硬姿态,怒声叱喝绝无此事……尤其是在莱恩也表示支持我之后。
  莱恩当众说他相信我与阿里布达的清白,更为我辩白说,当初我揭发黑龙会的阴谋,令黑龙会上下恨我入骨,怎么可能再与黑龙会勾结?不过,他也保证,会对这件事情作详细调查。
  这天的会议,就在这样的情形下散会。当所有人离开,国王陛下走向莱恩,莱恩却让回休楚与他说客套话,自己朝我这边走来。
  「啊,莱恩大总统,今天多谢你的……」
  「不用客气,我只是站在我的立场,说了我该说的话而已。」
  「希望这不会给您带来麻烦。」
  「怎么会呢?」莱恩温文地一笑,道:「我相信你没有与黑龙会勾结,既然问心无愧,伊斯塔人没有证据,纯属诬告,怎么会有麻烦?除非你自己心里有鬼,真的藏了个万兽武尊在你家洗碗帮佣吧,哈哈哈……」
  莱恩说完,围在我们附近的各国大臣全跟着笑,我也只有乾笑几声。这里人多耳杂,况且我也不敢告诉他,虽然我没有与黑龙会勾结,但家里确实藏了一个练黑魔法的大巫师。
  之后大家就各自散去,莱恩去处理外交事务,还有赶赴夜里的国宴。他始终是一国元首,我的身份不配结交,公开场合少说话为妙。
  当人潮散尽,茅延安忽然递了一张纸条给我,上头写着奇怪的字句。
  「和尚端汤上塔,塔滑汤洒汤烫塔。」
  古怪的禅机,我参悟不透,就跟着他一起离开,到了后头的一处僻静地方。
  「好像玩得太过火了。」确认四下无人,茅延安贴近过来,低声道:「月樱公主听说你身受重伤,很担心呢,刚刚说要你回爵府之后别乱跑,她会亲自过来探视……喂,这样不好吧?要是被月汤撞到了雪汤,两个汤碗破在一起,那时候别说是黑龙王,你把五大最强者都找来洗碗也没得救了。」
  比之刚才娜西莎丝的指控,大叔的这段话更令我毛骨悚然,不敢想像那两碗名贵大补汤撞在一起的情形。
  「而且今天你中了妖女的奸计,把莱恩给害了……」
  「什么?」
  我傻了一下,正要出声再问,后头就传来一个低沉性感的声音。
  「看不出来,法雷尔将军与欧伦先生居然有这么好的交情,到这没人地方来窃窃私语,难不成……两位除了是义薄云天的好兄弟,也是相互把炮的好同志吗?」
  最近不知道是怎么了,动不动就听到这刺耳名词,难道是另一个圈子在向我招手吗?更可恨的是,当我侧头过去,想看看我的「好兄弟」,他居然已经无声无息地跑出十尺之外,一溜烟就不见了。
  大叔逃之夭夭,我当然没有理由继续逗留,但想要开溜时,却给娜西莎丝拦住,说我既然能与欧伦作私下沟通,为什么一见到她就躲?
  「我不认为我们有什么好说的,我们两个是誓死仇敌,我在战场上杀过你几万个同胞,还有什么好说的?」
  被我正面顶撞,娜西莎丝似乎一点都不生气,浅浅的微笑,妖媚性感,用她那魅惑人心的嗓音,轻轻说道:「我们的仇恨,是所属阵营的问题,并没有私仇。至于被你杀掉的几万个东西……呵,会这么命丧人手的废物,猪狗而已,不用介意,更别因为这些废物,妨碍了你我交往的机会啊。」
  不要脸的婊子,居然装得像没事人一样,就算我忘记你是伊斯塔人,难道我会忘记你昨晚追到我家门口,差点把我干掉的丑事吗?
  「交……交什么东西啊?」
  我不想再这里正面破脸,否则她突然给我一下,我真是死得不明不白,所以一面讨些口头便宜,一面找机会离开。但娜西莎丝居然主动贴靠近来,口中呼出的香气,吹得我耳边一阵发热。
  想要推拒,不过现在与娜西莎丝贴得太紧,在迴避她目光同时,很自然地往下瞥看,却见到一幕使人屏息的景色。
  两团饱满的双峰,霸佔胸部短薄的小背心,甚至将贴身那件红色乳兜的赤丝花边,也挤出小背心外,让人看了热血沸腾,而粉颈垂挂一条类似刀形的白金饰物,用黑绳吊着,蕩在深深的乳沟上,又是性感又教人心寒…
  「我们伊斯塔最重视英雄豪杰,像你这样的鬼才,阿里布达哪够让你施展才能?如果你肯考虑投向伊斯塔,那么……交谈、交心,你想交什么,我们都可以交交看啊。」
  好个臭婊子,竟然挖角挖到这里来!当然我也不否认,霎那间有一点暗爽在心,因为我居然已经变成会被他国注意、挖角的重要人物,心里多少有点飘飘然,不过我很快就清醒认识到,要是我现在变节兼移民,真的到了伊斯塔,最可能的下场就给人剁碎餵狗。
  「少来这一套,我法雷尔家三代忠良,是阿里布达的名门世家,才不会被你们伊斯塔人收买。」
  「那天在暗巷,你用魔法抵御我的手下,为什么堂堂法雷尔家的传人会用魔法?你家里藏着的黑魔法师是什么人?为什么会伊斯塔的秘咒?你别以为紧闭着嘴,就可以保守秘密,我们已经开始作调查了,在我们的搜查网之下,世上没有秘密可言,被揭发只是早晚的事。」
  「哦?那你就去查啊,最好查个天昏地暗,才发现一无所获,如果能顺便查个客死异乡,那就更理想了。」
  「嘻,你本事没有多少,胆子倒是不小嘛,知不知道只要我动动小指头,等会儿世上就没有约翰·法雷尔这号人物了。」
  「你想做什么请自便,但是别忘了,今天与会的几十个国族,全都知道你们昨天行刺于我,要是我突然挂了,你以为伊斯塔脱得了干係?」
  一轮言语交锋后,娜西莎丝的娇躯,虽然还散发着火热的诱惑,但瞬间转冷的眼神,却让人打从心肺冻了起来。
  「你别自以为得意,今天几十个国族同样都听到了,金雀花联邦大总统作你的保人,你认为,如果我们找到你身后的那名巫师,到时候会是什么后果?」
  娜西莎丝身影消失前,那一串银铃笑声依然悦耳动听,可是听在耳里,却让我觉得充满不吉利的感觉。大叔说的话是什么意思,我终于懂了,如果阿雪被找出来,伊斯塔就会顺势指称,阿里布达……甚至金雀花联邦试图隐瞒,其实暗中与黑龙会勾结,到时候,莱恩纵然能辩解清楚,但一场政治风暴是免不了了。
  但我知道了又如何?难道我可以跑去向莱恩警告,让他想办法先帮我安置阿雪,然后让他问我为何慈航静殿的圣女住在我家吗?那样的话,在他完蛋下台之前,我就要先仆街了。
  「伤脑筋,不想对不起自己,就只好先对不起别人了……哎呀,不对,还是先去搞定端汤上塔的和尚比较重要……」
  也不管外表还缠满绷带、一副重伤模样,我用最快的速度,出了会议场就抢过一匹骏马,快马加鞭一路冲回爵府去,之间心急如焚,生怕让月樱姐姐见了阿雪,闹出不应有的问题来,还险些倒跌下马,最后几乎是被快马拖着,杀回爵府门前,刚好拦在月樱的马车队前。
  在檯面上的关係,我与月樱有着幼时的情谊,最近又担任她的保安负责人,现在出事受伤了,她来探视,那也是合乎情理的事情,不过在表面之下的情份,就只有我们之间才知道了。
  藉口伯爵府内正在装修,我疾言厉色地要车队转向回驿馆,自己则与第一夫人同车保安。
  「姐,其实我没受伤,吓到你了,不好意思。」
  在马车里,我慌忙道歉,但月樱却看不出什么担忧的样子,淡淡微笑。
  「早就知道了。你这个小鬼懒惰成性,如果真的受了重伤,早就躺在家里耍赖,怎么还会这么精力旺盛,到处乱跑?你绷带上的这些红印,是莱姆酒?还是蕃茄酱?颜色还满鲜艳的……」
  「里面那些是莱姆酒,不过外面这些是血,刚才急着赶过来,不小心被马倒拖了一段路,有点擦伤……」
  听见我这么说,月樱惊呼一声,从怀里取出雪白的手绢,帮我擦拭身上的伤口,抹去沾着的血渍。眉宇间有些忧色,但却很镇定,一面轻轻抹拭,一面温颜柔声责怪我不该这么不看重自己的身体。
  说来真是好笑,我与月樱已经有过几次亲密关係,她也愿意与我暗中偷情,可是对待我的态度,很多时候还是像一个大姐姐对待顽皮弟弟,让我在倍感温馨之余,也不禁有些腼然。
  话虽如此,我倒是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。以受伤这档子事来说,有一个会为了你受伤而焦急落泪,表现真情的红颜知己,固然是所有男人的梦想;但是有另一个能在你受伤时显得温柔沉静,帮你裹伤拭汗的成熟大姐姐,却是另一种的难得可贵。
  唯一遗憾的是,这两种不同的风情,我目前还没有福气同时欣赏到,若非如此,我也就不用从会场狂赶回来,免得给月樱姐姐撞破我这姦夫,居然还在府里偷藏另一个情妇,出现汤洒碗破的惊险场面。
  「……岁数都已经这么大了,还是这么胡来,事情慢慢来就好了,为什么要这么匆忙地赶回来呢?你这么淘气,以后哪家姑娘当你媳妇,有苦头吃了。」
  我闻言心中一动,往月樱望去,只见她神情专注,用手绢抹拭我的血渍与汗水,似是全然没留意自己刚才说了什么。
  「姐,你来当我的媳妇啊,除了你,我哪家的姑娘都不要。」
  我笑了一声,有些蛮横地搂抱过去,不让月樱挣开,搂住她的柳腰。她试着推开几次,没有成功,就任着我搂抱,手里仍是在我身上擦拭,口中却幽幽一歎,「我们不是说好了吗?姐姐只做你的地下情人,不会和我丈夫离婚,也不可能和你在一起的。」
  这个约定我自是不忘,但如果说我会遵守,那真是笑掉自己大牙了,可是,现在也没必要和月樱争辩什么,我环抱住她纤腰的手一施力,就把她平推倒在柔软的椅垫上。
  「啊……我还没处理完呢。」
  「有什么好处理的?反正骨头没断,回去用水沖沖就行了……姐,我刚刚已经吩咐过他们,马车不要走得太快。」
  马车正行驶在主要干道上,外头响起士兵们斥退行人开路,人们相争避在一旁的喧闹声音,如果在这时开门往外看,肯定是见到大批人潮。
  我低声笑道:「要回到驿馆,还要好一段时间,在这段时间里头……呵,我打赌,姐姐你绝对不晓得,在光天化日之下、周围都是闹街人群的马车里欢好,有多么危险刺激。」
  月樱的俏脸忽地红了起来,抢先抓住我不规矩的手,阻止我往她浑圆酥胸轻薄的行为,往旁边移开,娇声羞语。
  「你、你别胡乱来啊……」
  我心中暗笑,正要强行突破,哪知道月樱晕红着双颊,抓着我的手,竟然主动伸进她罗裙,往上掀翻。
  随着嫩黄色的裙裾一吋一吋往上掀,一双雪白柔嫩的修长美腿,也渐渐裸露出来,踩着高跟鞋,给人高贵感觉之余,也着实令人心头发热。尤其是在掀过膝盖以后,那件裹着嫩黄色蕾丝的薄纱亵裤、包不住的圆滚滚屁股,就露了出来,薄薄布料下的金黄耻毛,若隐若现,最是成为刺激目光的焦点。
  「知道吗?小弟,姐姐刚才出发之前,已经在驿馆里头沐浴净身,还擦过牡丹香露了。」
  是这样子的吗?难怪姐姐身上这么芬芳馥郁,馨香醉人,可是我总觉得,窜入我鼻端的异香,不是牡丹花的气味,而是一名女性春情蕩漾时,牝下所流出的甜美蜜浆,散发的特有香气。
  「你刚刚说的那种事,我完全都不晓得唷。男人是不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啊?我一直都不懂,像你那样随时都会给人听见,有什么好兴奋的?」
  月樱双颊酡红,整个香躯的体温陡增,薰发出来的香气如兰似麝,彷彿娇羞得要命,但一双粲然眼眸中,却闪烁着大胆、挑逗的狡黠神情,好像在做着欲迎还拒的矜持邀请,让我怦然心动,却又不愿贸然打破此刻的绝妙气氛。
  「我是一个很保守、古板又重视安全的女人。那么危险的事情,不管有多刺激,我都不会去冒险的,可是啊……姐姐晓得另外一件事喔。」
  「什么事?」
  「这辆马车,是为了安全用途特别设计的,隔音效果听说非常的好,防震的功效好像也不坏,你……想不想要试试看?」
  比什么春药都更具效力,月樱姐姐的大胆情话,让我亢奋得忘记一切,像头恶狼似的狠扑上去,就在大批保安人员的环绕包围中,恣意享受在闹街中纵情欢好的至乐。